与棋对话
    
 发布时间:  2014-9-4        作者:  管理员
 
    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作者:陈溢涵

  人生如棋,与棋对话,即为人生寻明路。

  自小,便将自己一半的生命毫无保留地给了那32枚棋子、64格的棋盘,毫无怨悔。似乎不是因自身喜爱,亦不是因其带来的荣誉,却就是愿意那样半天不动的端坐在棋盘之前,撑着脑袋,咬着笔杆,冥思苦想;听那落子铿锵之声,独受那内心百般纠结之苦,凝视对方欲看透其心机,焦灼不安在时钟滴答之声里;懊恼所走错的一步却仍要装作若无其事,兴奋于胜利的临近却不得不咬紧牙关;要轻松地背负战败的“降”字白旗又谈何轻松?要竭力平静地挥斥胜利的自方军旗,又如何能平静?……似乎棋盘前的自己常要几度人格分裂“阴险狡诈”、自逞自衰,大起大落。又何必将生命给她,如此折磨自己?

   然而,一切只是愿意,我就是愿意如此。也许,一切都出于我与棋之间与生俱来的默契,她早已成为我人生中第一个可以与之对话的智者,哲人,先知或是,救世主。

   小时候下棋,输了就会哭,然后再不愿下棋。然而泪眼朦胧之中的世界会一下子安静下来,万物皆空,环顾四周,只有我自己,站在世界那么大的棋盘之上,棋盘上摆的就是刚刚的败局,她说

  “你输了”

  “不”我急忙道“我不想输!”

  “但事实是,你的确输了.”

  “不!不!我没有输!”

   我再也顾不上眼泪,急得在上面又跳又叫。

  “你要想你没有输,只有一个办法,那便是赢了下一盘。“

   然后只剩下那钟磬击响般绵绵不断,与心共振的余音和一个满脸泪痕,在棋盘之上渺小无比的自己。好像倒也是这么回事,最后一次的失败才是真的失败,而一次失败与结局并无相关。于是,我擦干了泪,鼓起勇气向对面洋洋得意的对手发起挑战“再下一盘,如何?”那一次的结局早已不记得,但我知道,从那以后再不会给自己制造那种“最后一次的失败“,而永远提醒自己”只是一次失败,争取下一盘。”

  老师总说,我的棋风过于安分守己,而无拼死一战的魄力。我曾为此苦恼不已,心有不甘,我没有理由在任何一方面的任何一点上不如别人。然而,或许天性有些犹豫和软弱,在弃子攻杀与平稳保持先手的两条路间,常难以抉择,不知所措。此时,世界又一次幻成了那个大棋盘,寂静无声,又独我一人站在棋盘之上,踱来踱去。突然,棋盘上的棋子闪出佛身样的金光,在我身边变幻着,摆成了攻杀之状。错愕之间,那有如来自天外的声音通透了整个世界

  “看吧!你需要改变,那一路的鏖战将会多么的波澜起伏,光芒四射啊!”

  “可,我怕那样杀不过别人,反倒输掉”

  “砰”的一声,万子俱碎,像花儿般光辉的绽放。

  “输,又怎样呢?对于年轻的战士来说,最光荣的,就是在决战的沙场上粉身碎骨!”

  于是,内心充盈着那样的号角声起,残阳似血,黄尘冲天,心潮澎湃,开始坚定地向往不平凡。然后,我毅然落之,将命运赌上了不平凡的那一注。结果如果,亦是模糊,但知道后来的自己时刻谨记并保持着那样不平凡的勇气,即使一切已然满足,仍该给生活来点波澜,赴浪出海。

  下棋,难免要做一回那垓下的项羽,四面楚歌,只一面大江茫茫无尽。自斟苦酒,独饮最后一夜月色,听那悲惋伤神的楚歌,无力地眼见着士兵一个个倒戈而去,不自主地就想到了放弃。“就像项羽那样好了,自刎而尽,免受折磨”就在即将投子认负之时,钟鸣鼓响冲去了哀歌,又一次回到了那个只有棋盘的世界。

 “我要输了,就像项羽那样。”

 “你错了,应该是像霸王那样。”

 “那有如何?霸王不就是项羽?”

 “不,若是项羽,就只能谢首认命;若是霸王,就该回江东,重整旗鼓”

 “可,我已无路可走。”

 “难道不是还有一面是水吗?又如何说走不得呢?”

  说罢,只剩下那水声涛涛。是呀,跳进水里,也还生死未定呢!于是,我缩回了要投子认负的手,转而拿起了棋子,寻求走脱的路。哈,结果自是不再重要了。自那以后,我也常绝路逢生。我想我已明白,生命应该具有弹性,弹簧被拉到极限,只要不超过最大极限,未必就会坏,也有可能以更强大的冲击力卷土重来般弹回,而坚持,可以让极限无限放大。

…… ……

  也许就是因为这些对话,让我甘愿臣服在棋的面前。

  于棋盘之上坐禅,与棋对话,静坐之间任风云变幻,潮起潮落,亦心无旁骛,只是随棋一起,双手合十,渐悟生命本意,参透人生之禅机。